杜集新闻网

首页 > 正文

夏萍、梁舜燕去世,TVB老演员活到老,演到老

www.crqiv.com2019-09-19

  拉阔时光4天前我要分享

  文 | 张十巴仙

  前不久,TVB的两位老戏骨——82岁的夏萍和90岁的梁舜燕——因病去世,令人深感惋惜。

  

  Δ 夏萍(左)和梁舜燕(右)

  她们知名度不大,却凭在TVB剧中的频繁演出而轻松成为熟脸。照理来说,这些早年的TVB剧常客今已届耄耋之年,早就退休了吧?

  事实会让这么想的人打脸。这想法只是大家很少看TVB新剧而萌生的错觉。

  夏萍并未退出多久,三年前的《城寨英雄》才是她的告别作(演修女Maria)。她不幸“包揽”了中风、高血压、糖尿病等富贵病,但这初时并未对她演戏构成威胁。2015年她在家中跌倒后病情恶化,这才无奈退出了电视圈。她好像对人生总有无穷无尽的期望,在病中还希望康复后能再拍戏。这位老人的心境可以让没有追求的年青人汗颜。

  

  Δ《城寨英雄》中夏萍和梁舜燕恰巧都有出演

  更高龄的梁舜燕,对“永不退休”四字真是说到做到。在今年的TVB新剧《包青天再起风云》中,梁舜燕就有出演角色。她的剧集“存货”不少,居然还有四部TVB遗作《街坊财爷》、《多功能老婆》、《黄金有罪》和《唐人街》有待播出。说她退休固然是错,说她淡出亦不恰当,毕竟她直到人生尾声都还很高产。2019年8月13日离世的她,一周前还在带病拍戏,直到病重住院才停歇。

  

  Δ 2017年《溏心风暴3》中梁舜燕饰演嫌弃“下等人”的“上等人”,给人印象深刻

  除了夏、梁二人,更有不少香港老戏骨也在工作岗位上超长待机、了无退意。“扫地僧”鲍方、“虾叔”关海山是在70多岁中风后身体堪忧才结束演艺生涯(直至去世)。年过八旬的演员里,“张学友干爹”胡枫拍戏不停,更时髦地开演唱会,“黄药师”曾江香港内地两处跑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

  Δ 从左至右:关海山、鲍方、胡枫、曾江

  在TVB工作能把年青演员累出肝病,而老演员们大可选择适当戏份,过过戏瘾不伤身。他们老了,却依然对演戏敬业、专业。衰老不足以让他们乖乖退休,“活到老,演到老”是他们的常态;只有在病到状态不行时,他们才无奈停工休养。这正是“老而不退,至病方休”。

  狮子山下的香港精神是大多香港人都具备的,即刻苦耐劳、勤奋拼搏、开拓进取、灵活应变、自强不息。这些TVB老演员年轻时就很拼搏,老了以后依然初心不忘。

  不服老的灵魂并非香港独有,好莱坞的克林特·伊斯特伍德就是海外代表。这位电影界耆英在88岁高龄时,居然还有精力导演并主演电影《骡子》。举他的例子简直是在好多老人面前拉仇恨。

  

  Δ 好莱坞电影《骡子》的导演兼主演克林特·伊斯特伍德,1930年生人

  超长待机是意愿的体现,即“老而不想退”。老演员的演戏兴趣依旧浓厚,又被演戏的惯性裹挟着(习惯了演戏),就通常选择越过“退休节点”,继续演艺事业。

  超长待机是运气的体现,即“老而不必退”。老天爷一视同仁,明星演员老了也难免招惹老人病。老天爷又似优待某些老演员,让他们能有心有力地拍戏拍到“天荒地老”(不再为生计)。老演员依然有市场,老人需要他们演,他们的演技也有保障。

  超长待机也是一种正面回馈。拍戏虽耗体力、精力,但不等于使老年演员加速燃烧生命。老而不退后延续的精神寄托和适当运动,或能帮助他们更超长地待机。

  拍戏或演艺工作,能让老演员们享受其中,满足兴趣,充实生活。这种“轻松的返聘式工作”可为含饴弄孙、养花养草的生活增添兴奋点,或为老无所依的生活提供慰藉。如果选择彻底退休,就好像缺了点什么,其实就是少了演戏带来的精神寄托。

  生命在于运动,老年人在能力范围内多动动,可减少患病风险,或缓解已患疾病。对老演员而言,拍戏就是这样的一种“运动”。与其在家多静少动,或勉强为动而动,不如在片场工作“不得不动”更自然。若退休后活动节奏(比工作时)骤降,人的身体恐难适应,就像运转的机器突然断了电一样伤。老人很久不动,恐会像机器闲置太久一样易生锈、故障。

  

  Δ 张国立3天不工作就得生病,64岁的他要是彻底退休可能会适应不了

  拍戏不只是身体动,脑也要动。那些老而不退的演员还能记得住多段台词,兴许真是保持拍戏能缓解记忆力衰退。这不是瞎说,你看医生就曾劝告香港演员罗兰:“千万不要退休,不然你脑袋就要退休了。”

  金庸的《神雕侠侣》到结局时有一堆从《射雕英雄传》活下来的寿星(距《射雕》结束36年),如周伯通、一灯大师、柯镇恶等,年龄皆在百岁上下,还身手矫健。这种“组团长寿”几乎被认为是小说的bug,毕竟“古人寿短”。要是以前面的道理推断,武侠人物以武功作为精神寄托和运动,对延年益寿多少有些裨益。要是武功(典型如内功)在创作时就嵌入了助长寿的功能,那习武者就更可能长寿了。

  

  Δ 黄药师、周伯通、瑛姑和一灯大师都是年龄很大的“射雕遗老”

  演员是幸运的。他们往往能把工作与兴趣二合一,且到老也不必放弃演戏,只要有心有力。而三百六十行里,大多数人都要面临“有名有实”的退休,且那份工作常常不是他们的兴趣(仅仅是生计)。

  对很多人来说,“老而不想退”有点不识时务,“老而不必退”又没有福气,这都不要紧。具备借鉴可行性的是老演员的那股精神,而非那种形式。

  “退休”是狭义的,仅限于人退出那份工作;别把“退休”看得太广义,别让身心真的停下来。

  注: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拉阔时光”。“拉阔时光”分享生活感悟、娱乐见解、文化趣谈。收藏举报投诉

  文 | 张十巴仙

  前不久,TVB的两位老戏骨——82岁的夏萍和90岁的梁舜燕——因病去世,令人深感惋惜。

  

  Δ 夏萍(左)和梁舜燕(右)

  她们知名度不大,却凭在TVB剧中的频繁演出而轻松成为熟脸。照理来说,这些早年的TVB剧常客今已届耄耋之年,早就退休了吧?

  事实会让这么想的人打脸。这想法只是大家很少看TVB新剧而萌生的错觉。

  夏萍并未退出多久,三年前的《城寨英雄》才是她的告别作(演修女Maria)。她不幸“包揽”了中风、高血压、糖尿病等富贵病,但这初时并未对她演戏构成威胁。2015年她在家中跌倒后病情恶化,这才无奈退出了电视圈。她好像对人生总有无穷无尽的期望,在病中还希望康复后能再拍戏。这位老人的心境可以让没有追求的年青人汗颜。

  

  Δ《城寨英雄》中夏萍和梁舜燕恰巧都有出演

  更高龄的梁舜燕,对“永不退休”四字真是说到做到。在今年的TVB新剧《包青天再起风云》中,梁舜燕就有出演角色。她的剧集“存货”不少,居然还有四部TVB遗作《街坊财爷》、《多功能老婆》、《黄金有罪》和《唐人街》有待播出。说她退休固然是错,说她淡出亦不恰当,毕竟她直到人生尾声都还很高产。2019年8月13日离世的她,一周前还在带病拍戏,直到病重住院才停歇。

  

  Δ 2017年《溏心风暴3》中梁舜燕饰演嫌弃“下等人”的“上等人”,给人印象深刻

  除了夏、梁二人,更有不少香港老戏骨也在工作岗位上超长待机、了无退意。“扫地僧”鲍方、“虾叔”关海山是在70多岁中风后身体堪忧才结束演艺生涯(直至去世)。年过八旬的演员里,“张学友干爹”胡枫拍戏不停,更时髦地开演唱会,“黄药师”曾江香港内地两处跑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

  Δ 从左至右:关海山、鲍方、胡枫、曾江

  在TVB工作能把年青演员累出肝病,而老演员们大可选择适当戏份,过过戏瘾不伤身。他们老了,却依然对演戏敬业、专业。衰老不足以让他们乖乖退休,“活到老,演到老”是他们的常态;只有在病到状态不行时,他们才无奈停工休养。这正是“老而不退,至病方休”。

  狮子山下的香港精神是大多香港人都具备的,即刻苦耐劳、勤奋拼搏、开拓进取、灵活应变、自强不息。这些TVB老演员年轻时就很拼搏,老了以后依然初心不忘。

  不服老的灵魂并非香港独有,好莱坞的克林特·伊斯特伍德就是海外代表。这位电影界耆英在88岁高龄时,居然还有精力导演并主演电影《骡子》。举他的例子简直是在好多老人面前拉仇恨。

  

  Δ 好莱坞电影《骡子》的导演兼主演克林特·伊斯特伍德,1930年生人

  超长待机是意愿的体现,即“老而不想退”。老演员的演戏兴趣依旧浓厚,又被演戏的惯性裹挟着(习惯了演戏),就通常选择越过“退休节点”,继续演艺事业。

  超长待机是运气的体现,即“老而不必退”。老天爷一视同仁,明星演员老了也难免招惹老人病。老天爷又似优待某些老演员,让他们能有心有力地拍戏拍到“天荒地老”(不再为生计)。老演员依然有市场,老人需要他们演,他们的演技也有保障。

  超长待机也是一种正面回馈。拍戏虽耗体力、精力,但不等于使老年演员加速燃烧生命。老而不退后延续的精神寄托和适当运动,或能帮助他们更超长地待机。

  拍戏或演艺工作,能让老演员们享受其中,满足兴趣,充实生活。这种“轻松的返聘式工作”可为含饴弄孙、养花养草的生活增添兴奋点,或为老无所依的生活提供慰藉。如果选择彻底退休,就好像缺了点什么,其实就是少了演戏带来的精神寄托。

  生命在于运动,老年人在能力范围内多动动,可减少患病风险,或缓解已患疾病。对老演员而言,拍戏就是这样的一种“运动”。与其在家多静少动,或勉强为动而动,不如在片场工作“不得不动”更自然。若退休后活动节奏(比工作时)骤降,人的身体恐难适应,就像运转的机器突然断了电一样伤。老人很久不动,恐会像机器闲置太久一样易生锈、故障。

  

  Δ 张国立3天不工作就得生病,64岁的他要是彻底退休可能会适应不了

  拍戏不只是身体动,脑也要动。那些老而不退的演员还能记得住多段台词,兴许真是保持拍戏能缓解记忆力衰退。这不是瞎说,你看医生就曾劝告香港演员罗兰:“千万不要退休,不然你脑袋就要退休了。”

  金庸的《神雕侠侣》到结局时有一堆从《射雕英雄传》活下来的寿星(距《射雕》结束36年),如周伯通、一灯大师、柯镇恶等,年龄皆在百岁上下,还身手矫健。这种“组团长寿”几乎被认为是小说的bug,毕竟“古人寿短”。要是以前面的道理推断,武侠人物以武功作为精神寄托和运动,对延年益寿多少有些裨益。要是武功(典型如内功)在创作时就嵌入了助长寿的功能,那习武者就更可能长寿了。

  

  Δ 黄药师、周伯通、瑛姑和一灯大师都是年龄很大的“射雕遗老”

  演员是幸运的。他们往往能把工作与兴趣二合一,且到老也不必放弃演戏,只要有心有力。而三百六十行里,大多数人都要面临“有名有实”的退休,且那份工作常常不是他们的兴趣(仅仅是生计)。

  对很多人来说,“老而不想退”有点不识时务,“老而不必退”又没有福气,这都不要紧。具备借鉴可行性的是老演员的那股精神,而非那种形式。

  “退休”是狭义的,仅限于人退出那份工作;别把“退休”看得太广义,别让身心真的停下来。

  注: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拉阔时光”。“拉阔时光”分享生活感悟、娱乐见解、文化趣谈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